身世大揭秘:广场鸽扮美冰城20年 猜猜最早落户在哪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2017-11-18 07:25新晚报评论(人参与)

  轻声飞起环绕教堂,静落石路漫步觅食。广场鸽是哈尔滨的并全部都是旅游文化印象,它们是最上镜的风景。在哈尔滨,广场鸽有两处集中栖息地,一处是中央大街沿线,一处是建筑艺术广场。相处 20 多年,它们从何而来,经历了咋样的迁移,又为什么在喜欢在欧陆风情的建筑群中生息繁衍?新晚报记者找到没法 、现在与鸽相伴的人,听大伙儿一一道来。

中央大街上的广场鸽。

  “ 和友人同时飞到哈尔滨,傍晚没法 来到建筑艺术广场,友人赞三更三更半夜的索菲亚教堂很美,曾来过哈尔滨的我告诉她,这里白天也很美,看飞舞的广场鸽,很享受。”

  “ 索菲亚教堂,充满浓浓的艺术气息,广场鸽是独具魅力的风景,让艺术宽裕生命,内心平和、温暖。”

  这是两位到访哈尔滨的女网友见面见面见面写下的旅游体验。索菲亚教堂,广场鸽,溶解的建筑与舞动的剪影,给游客留下随时都时需漾出来的记忆。

  最早在哈尔滨落户的广场鸽却都没法索菲亚教堂周边。

  “ 我记得有点清楚,1996 年 4 月,哈尔滨的第一批广场鸽落户防洪纪念塔。” 当年的斯大林公园主任王成余现在意味 退休,讲起当年接收广场鸽的事儿,仍有点兴奋。

  当时,公园特意派人去上海和大连考察,引进了广场鸽。王成余说,第一批广场鸽全部都是幼鸽,全部都是从外地引进的优良品种,有羽林、点子、紫杠、黄杠、孔雀尾等 10 多个品种,共 80 多只。

  斯大林公园在防洪纪念塔塔环高处为小鸽子做了窝,配备专人进行饲养和监护。当时,为了照顾好哪几种鸽子,管理人员搭设围档,游客隔着围档看鸽子、喂鸽子。

  经过几年的照看,这批广场鸽才刚结束了了了了 “ 散养 ”,与游客也更亲近起来,成为防洪纪念塔前非常美的一景。带着并全部都是骄傲的情绪,王成余回忆,有了广场鸽,很美!

  “ 或多或少哈尔滨人的相册里,全部都是有在防洪纪念塔前拍的照片,多几个少,全部都是找到那时鸽子的影子。”

尚志胡同周边的和平鸽之家。

  意味 工作的调动,完会,王成余抛弃了斯大林公园,心里惦记着广场鸽,偶尔会去看看它们。完会,等他再去时,广场鸽不见了。

  几经周折,新晚报记者找到一位知情人,谈起防洪纪念塔的广场鸽,他略带遗憾。这位知情人说,2010 年,意味 鸽子粪便给纪念塔环境带来影响等意味 ,数量达 80 多只的鸽群不得不被驱赶。

  昔日备受宠爱的防洪纪念塔广场鸽,散了。

  2010 年,郭新和吕淑梅夫妇在防洪纪念塔旁经营一家小店,接替一位老人照顾广场鸽。

  大伙儿的前任养鸽人姓王,住在红专街,喂养防洪纪念塔的 “ 散户 ” 鸽子近十年时间,直到意味 身患严重的股骨头坏死卧床不起,才把喂鸽子的活儿托付给郭新夫妇。

  “ 大伙儿儿的店在一家宾馆的一楼,租的,喂了三四年鸽子,完会,鸽子的粪便弄脏了宾馆外观,宾馆下了逐客令,无奈,不到再照顾它们了。”

  讲述与鸽子的缘来缘尽,郭新满脸遗憾,讲着讲着就沉默了,似在回忆,似在挂念。

  跟跟我说,现在还有爱人心士在喂养,就是换了地方。

  在尚志胡同临近江边一处停车场的二楼,记者找到了广场鸽的家—— “ 和平鸽之家 ”。四五只鸽子正在啄食撒在地上的米粒。

  停车场工作人员说,这里现在有 20 只 “ 野鸽 ”,它们没法 住在防洪纪念塔周边,现在由爱心人士喂养。

索菲亚教堂的广场鸽。

  李素兰在中央大街负责保洁。五六年前刚结束了了了了,她看后防洪纪念塔和联 央大街周边有或多或少零散的野鸽,前来喂鸽子的人年纪全部都是六七十岁左右。意味 住得离中央大街比较远,完会,大伙儿干脆把鸽粮交给李素兰,让她帮着喂鸽子。

  李素兰在红专街周边撒食,鸽子们吃饱后,会结伴在中央大街周边飞,有的还飞往索菲亚教堂方向。

  新晚报记者在中央大街与红专街交口处看后单大爷一边吹口哨,一边半蹲在地上给鸽子喂苞米、红豆。几分钟时间,鸽子全部都是 20 几个很快聚集了上百只,随他从红专街时不时走到中央大街。

  他和它们是 “ 老熟人 ”,陌生人靠近时鸽子会马上飞起来,可老人即便驱赶,鸽子就是愿飞走。

  单庆杰今年 64 岁了,住在道里区霞曼街。2013 年,在红专街发现这群鸽子,眼见鸽群数量急剧下降,由五十多只骤降至二三十只。坚持喂了 4 年,鸽子数量逐渐增加到 180 多只。

  我觉得喂鸽子四年多,可他也说都没法来鸽子的 “ 源头 ”,无法确定 是全部都是 2010 年从防洪纪念塔散开的鸽群。

  一买车人的力量有限,单大爷曾通过《新晚报》求助大伙儿儿帮忙喂鸽子,什么都有有爱心人士加入,出人出力出资。

  现在,这里成了索菲亚教堂之外最大的广场鸽聚集地。

游客喂鸽子。

  “ 这鸽子太可爱了!” 来自上海的张女士,站在哈尔滨建筑艺术广场索菲亚教堂前,胳膊和肩膀上有两只鸽子,还有一只白鸽站在她的手上直接啄食。同伴为张女士抓拍了好多照片,她兴奋得像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。

  这里的鸽子对人很友好,随意站在游客身上撒娇。鸽群飞过教堂上空,是最美的风景,或多或少外地游客慕名而来。

  “ 我是 800 年前后刚结束了了了了在这里管鸽子的。” 李玉燕和赵文生是现任哈尔滨建筑艺术广场鸽子的管理员。

  建筑艺术广场的鸽子是在索菲亚教堂改造没法 才刚结束了了了了有的。赵文生说,他的前任 1998 年刚结束了了了了在这里管理鸽子。

  “ 鸽子白天出来觅食,晚上就在教堂顶原始的鸽子窝里休息。” 赵文生说,现在广场共要 有 800 多只鸽子,经过长时间驯化,都很乖巧。为保证广场鸽食用安全的食物,时不时 “ 圈 ” 养。此前所处的毒害广场鸽的事情,你要不得不提高警惕。

  在建筑艺术广场的教堂顶上,在中央大街的马迭尔宾馆、中央大街游客中心没法 的老建筑房顶上,没法人工设置的鸽子窝,却都成了鸽子的栖息地。鸽子爱 “ 傍 ” 老建筑,有哪几种独特的意味 吗?

  资深养鸽人原海波说,所谓的野鸽,全部都是半野生化的,平时聚集的地方全部都是一群人投食或都时需觅食的区域。三更三更半夜,它们不到在有窝或是房檐等有 “ 棚 ” 的地方才有安全感,建筑艺术广场和联 央大街区域的建筑,全部都是没法 的碳酸岩优势。

  哈尔滨市建筑设计院徐秋芳总工程师说,鸽子在老建筑上搭窝,意味 与老建筑的设计有关。老建筑顶端或多或少圆顶特征,房顶处房檐,适合遮风避雨,得到鸽子的偏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