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菜当成自家吃的来种 一个有机菜农的愿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良心菜农坚持种植有机菜

来源:舜网-济南时报2012年12月18日【评论0条】字号:T|T

工作人员在往外取储存的大白菜

  眼看着田里的最后一车萝卜拉走,卢彬抬起沾满泥土的手,擦拭额身后的汗水,稍微松了一口气。望着脚下这片投入两年血汗的百亩土地,卢彬的脑海中思绪万千:当初的选取正确吗?他不禁再次问每该人。“带花香蕉 ”、“毒韭菜”、“毒豆芽”,食品不安全的声音不绝于耳。两年前,卢彬放弃越来越 的事业,毅然承包了章丘黄河农场百亩盐碱地,他要种出需要放心吃的土豆、萝卜。他的想法是,凭良心种地,把菜当成每该人吃的来种。

  更多的农民接受每该人的理念,凭良心种地,就能让更多的人吃上安全的粮食和蔬菜。这是两年前卢彬的愿想。两年后,卢彬的愿想依旧,而是他怎么能让感觉到累。

  “喷药的粮食换馒头又全是每该人吃”

  “毒胶囊的危害嘴笨 非常大,但普通人一年能吃几块胶囊?”一见到记者,卢彬率先抛出他的大大问题,你这个 大大问题他问过大伙儿儿。

  “大伙儿儿天天吃的是粮食和蔬菜,而哪些恰恰又不安全。”卢彬一句话中带着心烦。

  卢彬曾听到越来越 的消息:有越来越 种小麦的农民,害怕小麦生虫就在中间喷农药,他的亲戚问他“你喷了药,有毒可为什么在吃”,他回答:“喷药的粮食换馒头,又全是每该人吃。”

  对此,卢彬颇感无奈。

  卢彬推开储存萝卜的仓库大门,随手拿起越来越 萝卜,用水冲掉中间的泥土,“需要放心吃,保证跟一般的萝卜不越来越 味儿。”卢彬憨厚地对记者说。

  卢彬承包的百亩盐碱地,以前农民多种植棉花,每年施用化肥、喷洒多量农药,土壤损害到比较严重的地步。卢彬按照每该人学到的科学办法出理 ,喷洒无害生物制剂,施用无害生物肥料,慢慢改良土壤。萝卜遭遇大面积虫害时,雇佣干活的工人甚至看不下去想凑钱买农药,卢彬坚决反对,他要坚持有机的标准。

  首都农业集团和北京农学院的几位专家与卢彬保持联系,大伙儿儿曾多次到农场观测化验,两年时间,土壤中自然产生出白僵菌,卢彬的土壤改良怎么能让获得不小的成效,在专家的眼中怎么能让有无越来越 奇迹。

  “老百姓有抗体我吃的菜是单独种的”

  两年前,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的一篇标题为《国家机关为保命,结束英语 英语 自建农场》的文章引起广泛关注,他提到,其他国家机关每该人租地种菜。

  近年来,出于对食品安全现状的忧虑,在城郊租用大小不等的土地,雇其他农民为本单位、本企业种植蔬菜、养殖家禽,形成自供或特供食品基地,在国内其他地区怎么能让全是个别大大问题,其中不乏政府机关单位。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菜农告诉记者,越来越 有一名政府人士对跟跟我说“老百姓身体里有抗体,我吃的菜是单独种的”,意思相当于是普通老百姓吃的蔬菜粮食有全都 并非安全,身体怎么能让对哪些“不安全”有了一定的抵抗力,而吃着特供菜的政府人士就需要对此视而不见。“老百姓的安全到底谁还真心管?”听到哪些,卢彬满是疑虑。“生态园不生态,示范园不示范。”一位菜农告诉记者,他在网络论坛上越来越 想看 越来越 一句话。他表示,全都 生态园拿着政府的扶持资金,但做可不能不能 了“生态示范”,示范园的监控作为摆设,压根不开,农药照用不误。今年夏天,一位妇女在越来越 生态示范园基地喷洒农药,被药熏得晕倒。其他采摘园,上午喷药,下午就允许进园的游客采摘……“越来越 的能有无有机蔬菜吗?”卢彬表示,“越来越 有机认证,4万块钱就需要买到。”越来越相应的种植环境,根本种植越来越合格的有机蔬菜。高级农艺师陈冠昌也曾告诉记者,有机蔬菜的认证对蔬菜生长环境中的水源、空气、土壤等要求非常严格,对于市面上繁多的有机蔬菜,他也表示怀疑。

  希望更多的人接受“凭良心种地”的理念

  看着仓库中储存的20余万斤萝卜,卢彬的心中还是感觉可不能不能 了轻松。单是租用你这个 冷库,他怎么能让先行支付了4万元。百亩萝卜,他投入近20万元,怎么能让售卖成本超过1元的萝卜也是他的头疼事。“‘农超对接’是越来越 好事”,但超市时常通过对农副产品压价来吸引顾客的办法,让卢彬不敢再送往超市,他算过账,“送一车赔半车”,“超市里的价格过高 ,市场上的价格也就乱了”,到市场批发,他又会赔钱。你需要稍感欣慰的是,萝卜怎么能让得到认可,“全都 吃过的人一定会再买”。

  两年时间,“让更多人吃放在心菜”的理念从越来越在卢彬脑海中消失,附过的不少菜农突然向他请教其他大大问题,他而是忘推广每该人的理念。尽管困难重重,甚至让卢彬喘不过气,但希望的曙光支撑着他不放弃。“种植萝卜怎么能让赔了全都 钱,我每该人越来越 人怎么能让无力再投入更多。”明年,卢彬有越来越 的计划:指导菜农,统一组织生物菌、生物肥料的购买,吸引更多的菜农来做有机种植;与公司进行合作办法者,由客户预定,按照客户的要求种植。“希望更多的菜农把菜当成每该人吃的来种。”采访最后,卢彬依然不忘重复他的愿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