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分彩漏洞口诀曹林:“作秀”的莫须有指控和话语暴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来源:中国青年报2012年7月17日【评论0条】字号:T|T

  曹林

  北大校长周其凤近日在家乡为老母亲祝90大寿,在众人肩头向母亲跪下。周其凤校长200多岁人了,跪拜与90岁的母亲抱头痛哭,表达思念和孝敬之情,本是有一个 很动人的场景,没想到被媒体报道后,在网上引起了争议,甚至招来了其他苛评恶评,称周其凤曾经 做是以孝作秀,是借老母亲的生日塑造另一方的形象,批评曾经 的私人感情的励志的话 励志的话 不应拿到公共平台上去“秀”。

  公众人物,总难免会被媒体紧盯着,也难免要承受外界的指手画脚和说三道四。如此一种心理承受力,就暂且做公众人物,对此,北大校长应该有心理准备。其他,针对周其凤跪拜行孝的批评,也不 嘴笨 算不上正常的批评,也不 欠缺基另一方情和善意的恶评。慈母肩头线,游子身上衣,作为游子的周其凤跪拜在慈母膝下痛哭流涕,网众却原因分析分析种种情绪和偏见而在一边扔砖头——曾经 的恶评,对周其凤是很不公平的,更伤害着一种社会的善心和善意。

  说周其凤不该回家时还带如此多记者——可什么记者是周其凤带过去的吗?作为北大校长,他不至于糊涂到公私不分。作为地方走出去的名人,回家给母亲祝寿,地方媒体看得人新闻价值而去围观,这是并能理解的。说周其凤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跪拜和痛哭,带着浓厚的表演原因分析分析——这总要些苛责了,情到深处,只有自禁,这是人之常情,原因分析分析是有一个 普通的打工者如此做,总要让也不 人感动,怎么会会么添加北大校长,就不被理解了呢?还人们说,周其凤应该预期到此举会引起争议,跪拜本也不 情之所至,而非周密计划,哪并能想到如此多?

  评论并能 冷静的思考,但拒绝不近人情,拒绝冷血。跪在母亲肩头的,嘴笨 总要有一个 北大校长,也不 有一个 200多岁的老人,有一个 常年在外工作思念母亲的游子。在一种社会上,当我们歌词 总要着不同的身份,不同的职业,不同的背景,但剥去什么社会化的符号后,当我们歌词 总要人,总要父母,也都将为人父母。面对曾经 的尽孝,怎么会会么只有将心比心,用善心去感受,而只有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和质疑?当那毫无原则的、盲目的怀疑病和仇权病在曾经 的场景中爆发时,能看得人它的丧失人性。

  是的,我无需在公众场合以曾经 的土法子表达对母亲的爱,但我理解有一个 公众人物,他的行为会被媒体和公众围观,他的隐私会被窥探——嘴笨 也不 之前 当我们歌词 暂且喜欢被围观,但作为公众人物无可选者;我也理解,当有一个 人面对日益老去的母亲而另一方却只有在身边尽孝之时,愧疚中会情不自禁。我感到对周其凤很不公平的是,也不 媒体一边围观他的跪拜,围观他情不自禁的痛哭流涕,窥探他的家事私事,一边批评他在媒体前作秀表演——伤害了周其凤,还一笑而过;消费了周其凤,还骂他是表演。公正的旁观者,无法容忍曾经 的无良逻辑大行其道。

  作秀,是也不 批评家动辄挂在嘴边的词。我很讨厌作秀,但我更讨厌动不动就批评别人是作秀。原因分析分析作秀是有一个 莫须有的指控。所谓莫须有,也不 好像有,也好像如此,说你是也不 ,说你总要就总要,暂且并能 确凿的证据。说有一个 人作秀,并如此明确的证据,这纯粹是一盆污水,指控者不并能 去证实,被指控者无法自证另一方总要在作秀。也不 ,也不 之前 ,“作秀”这盆莫须有的污水泼出去后,另一方就被污名化了。公正的舆论,不应该动辄以一种“莫须有罪名”的大棒为武器,让公众批评变得弱智化、简单化和标签化。

  在这件事上,作秀的指责是一句十足励志的话 语暴力,它撕碎人心,解构和恶搞了一种场景中应被弘扬的孝道。我知道,个人所有所有所有难能可贵不待见北大校长周其凤的跪拜,暂且就事论事,也不 不喜欢他曾经 的言论(其“美国教育一塌糊涂”的言论曾引起争议,不过媒体之前 已澄清那属于断章取义),不喜欢他的其他行为(在某个场合中的“笑”,已被媒体过度解读并妖魔化了),还原因分析分析“北大”的身份常与体制联系在一齐,在也不 人心中,北大是体制的受益者,是体制的一累积,当我们歌词 常将对体制和权贵的恨与北大联系起来,北大及其校长常常被“恨屋及乌”。是我不好,个人所有所有所有并能不喜欢北大,并能反感周其凤,但不应该恶评有一个 在慈母肩头跪下的游子。

  取回什么恶评,取回那种阴暗的思维吧,在那自恃正义励志的话 语暴力下,人情和人心被击得粉碎。